晓夏

蒋多多

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
蒋多多- 白天不懂夜的黑,咱俩时差要半天 城记-AMOY城记

浏览量:1

蒋多多| 白天不懂夜的黑,咱俩时差要半天 城记-AMOY城记

蒋多多
泉州的一些老街铺仍保留着一个传统,盛夏,会在店门口放一保温桶,上书“奉茶”,过往路人,随手都可以解解渴,温情且有敬意(广州街头的凉茶“赠饮”,是一个意思)。
大学时,刚到东北,校门口小馆吃饭,几个同学,锅包肉、酱骨架、地三鲜.......,齐了,吃一大半儿了,店伙计又来盘老虎菜、拍黄瓜啥的,吆喝一句,老板“赏的”。当地同学笑呵呵称谢,说是规矩,点菜多的桌,老板会额外送菜,东北人管这叫敞亮(大方、豪气的意思)。买卖大小不论,得有这意思。一说就明白,可这个“赏”,由不得就想着“白家大宅”唱堂会,临到褃节上,七爷冲台上的角儿大孔一声“赏”,总有些被居高临下了的味道。
现今估计不一定有了,一是等到末了送菜,吃不了剩下,浪费。再加上一结账就都大众、美团啥的,再送不上算了。奉送、赠送&奖励、奖赏,从中挑了这俩字,除了文字习惯,还透着心气儿。个人公众号的“打赏”功能还没使过,能改“润笔”不?

厦门的饮食喜好清淡、原味,总说油炸食品吃多上火。海蛎炸,这个“炸”是四声,调儿往下走的跟“王炸”一个腔调,透着油花翻滚的灿烂。这时候,北方的“炸油饼儿”、捏面人儿,就透出家长里短的平和了,“炸”是二声是,扬起来,酥软的。

海蛎炸
北方叫老板、掌柜的、伙计,脆生生的。厦门是“头家”,“大”(duāě),特别是后一个,阴平转上声,显着恭敬。对上逢迎,北方叫“拍马屁”,糙里透着不屑。广东话叫“擦鞋”,隐晦且戏谑。东北话的“嘚喝的”,“彪乎乎”,西北的“愣”,厦门 “come”(只能借英语发音了,都落不到字面上),都是一个意思。

有乙方单位表达谢意,“全靠甲方领导高瞻远瞩,有战略眼光,项目才能进展得又快又好”。碰上领导是福建人,在合作共赢上打个前缀,自谦一下,“不会不会”。乙方一下就懵了,自问是不是哪儿说错了,这也没出题啊。甲方要是也表扬一下,轮到乙方回敬个“哪里、哪里”,也较真儿,就得俩都蒙圈了,咋都喜欢设问式捏?直接说“路见不平一声吼,该出手时就出手”,多好。

去年到纽约,金灿灿的大厦,已然是著名景点,游客挺多。因着总有扎堆儿提意见的群众,就有了防暴警察、铁马。十年前,就是次贷危机惹的祸,现如今,最大的地产商不光是男一号,还在谈判着世界上最大的一单买卖,一边发推,一边演讲。这边厢,同样是干地产的,已然调控得成了“八市”五花大绑的青花蟹,苦哈哈的没办法,河东河西,中间真是隔着个太平洋。

这头说“我要的不多,无非是眼光中有你有我,这世界孤单的不止是我”。那头讲:
“我曾经问个不休
你何时跟我走
可你却总是笑我 一无所有
我要给你我的追求
还有我的自由
可你却总是笑我 一无所有
噢 你何时跟我走”
这鸡同鸭讲的,都含蓄,臣妾听不懂啊。行不行你给个痛快话,别舞马长枪、破马张飞的。地球再大,也就是个“求是”。